比特币的出现是否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呢?货币发展是否有其内在的规律?
发布于 7 个月前 作者 赞比社区 463 次浏览 来自 比特币

货币的发展,以及加密货币的产生,也可以用“痛苦驱动”来解释——有人体会到实实在在的痛。

如果我们尝试概括,结果可能是这样:三个痛点,催生了加密货币。 因此,加密货币的出现,可以看做是历史的必然。 而BTC作为第一种广泛流通的去中心化加密货币出现,可能存在一定偶然性(改天另外写文章探讨)。

— 痛点1:交换与货币 —

主流经济学的观点是:货币,产生于物物交换的年代。

《 国富论 》从“ 社会分工”出发,《 资本论 》从“ 商品 ”出发,最终在“交换”这个领域邂逅彼此。专业分工创造价值,也带来交换的必要。

《国富论》开篇有一个经典案例:制造一枚小小的钢针需要18道工序。如果一个人从头做到尾,一天连一枚也完成不了。而如果分工协作,每人负责1到2道工序,一个人一天可以做4800枚。

这个案例的本意,是体现分工大幅度提升生产效率。不过读完这案例,你有没有想到:虽然生产效率提高了,一个人每天拿着4800枚针,就能满足自己的衣食住行吗?

显然不能。除了容嬷嬷可能就此满足自己的工作需求,其他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用针来解决自己的吃喝睡。

这位制针工人想要面包,但面包店老板想要一块肉;工人去换肉,肉铺老板想要一匹布;工人去换布,如果他幸运的话,卖布的妇人或许需要一些针…

相信读到这里,你能够体会到痛苦吧?有了高效的生产,却没有高效的交换,商品并不能发挥实际价值。

痛苦的根源在于:物物交换,需要达成“双重偶然性”——你要我的东西,我也要你的东西,我们才能交易。

同时,物物交换时,质量检验也是痛点。你给我合格的钢针,可我心肠大大地坏掉了,很可能拿给你质量残次的布,于是你就不得不学习如何检验布料的材质纹理。你的精力无谓地耗散在与我斗智斗勇上,还时常遭遇失败。

由于存在这种交换之痛,货币应运而生。

在漫长的岁月里,货币慢慢自发形成秩序,改变了交易市场和文明的演进。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国富论》和《资本论》也不一定完全正确。另一种货币起源理论是“信用货币理论”。

按照“信用货币理论”理论:物物交换的世界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货币是市场的必要条件,只要人们交换,就会产生债务关系。货币本质上是对“信用”的度量。

这个理论我也在学习中,香帅的得到专栏也有更深入的解析。如果你想要了解,我可以分享给你,二维码在文末,唾手可得。

— 痛点2:金银与代币 —

货币演进的过程中,人们逐渐形成了对货币的“共识”:

性状要稳定,不能动不动变质、缩水、碎裂;

便于携带:太大太重耗费生产力;

便于分割和计算:能够满足不同额度的交换需要;

有一定稀缺性:最好总量有限,不能让人随便浑水摸鱼。

尝试了各种物品后,几乎全世界的文明对于货币的选择,都英雄所见略同:黄金和白银。

那么,4800枚钢针,究竟换多少黄金?衡量的标准就是:劳动量。获得4800枚钢针和获得某块黄金需要投入的劳动量相同,工人就可以拿着这块黄金开开心心地回家了。

“交换痛点”已被解决。而下一个痛点就在向我们招手了。

生产力极大发展之后,物质越来越丰富,而黄金和白银的数量太稀少,不够用。15世纪时,经济发达的欧洲佛兰德斯地区、意大利北部邦国都出现通货紧缩的大规模恐慌。

同时,黄金白银大范围流通之后,也暴露出两个问题:

a 作为称量货币,成色不好把握,存在短斤少两以次充好,每次不仅要称,也要有火眼金睛;

b 长途交易中,携带金银不仅耗费体力,还很不安全,动不动就会遭遇梁山好汉。

这样的痛点,催生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代币”——铸造货币。

国家主导,铸造重量、大小和成色统一的货币,对价金银,并用人像、印玺、纹样防伪,严禁私人仿冒。这样就解决了成色、称量、发行量的问题。

针对第二个痛点,“二代代币”很快呱呱坠地——纸币。

纸币的本质是信用凭证,可以通俗理解为:“借据”。早期由有信用的钱庄保障,后期由国家背书,以国家财产作为抵押。

就这样,代币替代金银,履行货币职能。

你是不是觉得使用纸币既方便又安全,真是一桩美事?

当年的老百姓可不这么想。单是中国的纸币,就纠缠几个世纪,跨越几个朝代,历经沉浮,才有了今天被广泛接受的地位。纸币与金属货币的竞争,是皇权意志与民间市场的博弈,也是人类认知与历史发展的结果。

想象一下:当北宋成都老百姓第一次发现,一张叫“交子”的纸就能买东西的时候,会不会和今天我们的父母第一次听说BTC就可以换钱一样,无法接受呢?

— 痛点3:通胀与加密货币 —

聪明的你应该猜到了:代币解决了第二个痛点,第三个痛点蓄势待发。

而这个痛点至今影响着我们——通货膨胀。

读下去之前,请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多啦A梦送给你一个万能印钞机,你可以无限制使用同时不会受到任何机构的制裁,你会怎么做?

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是想吹着空调舒舒服服躺着印钱,而不是汗流浃背拼死拼活上班打卡。

货币发行者也很难拒绝这样的诱惑:

铸造货币时,只要“不小心”降低货币中贵金属的含量和成色,并保持货币的面额不变,就能够年复一年攫取巨额铸币利差;

纸币发行时,印钞成本和增发货币带来的利益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每逢军费紧张、经济危机时,代币增发总会不失时机地出现。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

创世区块中,中本聪铭刻了中心化金融体系下的通胀之痛。

不依赖中心化机构的加密货币BTC,就此走上历史牌桌。

它是如此不同:

1、让传递更安全:没有物理形态,不依赖硬件,也不依赖中心化机构。燃烧整个宇宙的能量,也不足以破解一个足够强大的密码。

2、让传递更便捷:可分割,不依赖中央银行的确认和换汇,点对点到账,立等可取。

3、让传递更可信:比特币的体系里没有CEO,只有自运行的用户。没有中心,规避作恶。

肖磊在《不了解人类货币史 就别拿数字货币乱吹牛》一文中开了一个很大的脑洞:

“比特币虽然无法取代美元成为世界货币,但比特币开启了社群货币…目前来看,法币是大国主权的象征,但从长远来看,维持法币的成本过高,而且风险过大,最终各国可能会放弃对货币的强制性管理。这就好比说,当政府主导的社保体系无法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保险需求时,商业保险所发挥的作用就会持续扩大,直到有一天,“社保”在社会保障体系中的地位降低到可有可无的程度,这个社会就达到真正的非常发达的水平,因为所有人都可以通过市场的手段,完成分散风险,以及分享社会福利。”

不论加密货币能否解决第三个痛点,我们都越来越能感受到它们的生命力。

这场社会实验,改变着金融,科技,甚至,我们的意识形态。

—【 文末彩蛋 】—

在发布比特币白皮书的网站P2PFoundation上,中本聪注册的出生日期是1975年4月5日。

如果你愿意进行两次检索,分别查找:“1975年,福特总统,“黄金合法化”法案”和“4月5日,弗兰克林·罗斯福,政府法令6102”,可能对于本文提到的几个痛点,有更深入的体悟。

3 回复

别再发你的软链了,不然我要删账号了

@路人-戊 收到,不然咱们做个友链吧,我搬运文章过来,不带软链

@赞比社区 好,加微信 1776187798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