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生态系统:你无法在缺乏花名册的情况下分辨出参与者
发布于 1 个月前 作者 chunlin192 3081 次浏览 来自 杂谈

虽然区块链技术最初是发端于开源社区,但它很快吸引了很多的利益相关者,每一类持有者都有不同的背景、兴趣和动机。开发者、产业参与者、风投家、企业家、政府和非政府机构有着各自的角度,也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早期迹象表明,这些核心的利益相关者看到了对领导能力的需求并开始站出来了。我们重新看一些这些参与者是谁: 区块链产业先锋从埃里克·沃里斯到罗杰·维尔这样的产业前锋都相信任何形式的治理、监管、管理或监督机制对比特币的原则来说不仅是愚蠢的,也是对立的。埃里克·沃里斯说道,“比特币早就被数学的原理监管得很好了,而数学原理是不会受到政府的干扰的。” 不过,随着产业开始扩张,很多企业家正在意识到与政府保持良好的对话及在更广范围内关注治理问题是一件好事。像Coinbase、Circle和Gemini这样的公司已经加入了交易组织;像MIT的数字货币计划这样的一些机构甚至保持着与新生的治理机构的密切关系。

风投家

这项技术刚开始是一群密码学专家的小圈子里的作品,很快获得了硅谷最大的、最耀眼的风投机构的关注,深受尊敬的Andreessen Horowitz亦是这些风投资本中的一员。现在,金融服务产业的巨人正在扮演着风投资本的角色:高盛、纽约证券交易所、维萨、巴克莱银行、瑞银和德勤已经直接投资到初创企业或那些培育新企业的孵化器里。养老基金也正在参与到这个领域中了。 加拿大安大略省雇员退休金计划是加拿大最大的公共机构养老基金的投资部门,其规模达10亿美元,它在2015年做出了第一笔投资。主管该组织运营的吉姆·奥兰多正在寻找一种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它能够为区块链实带来“像网页浏览器作用于互联网”那样的意义。 从2012年的200万美元增长到2015年前半年的5亿美元。这样的热情程度是非常明显的。蒂姆·德雷伯告诉我们,“金融家还在低估区块链的潜力。” 活跃的风投家们可以提倡这项技术,并支持一些新生的治理机构,如由Andreessen Horowitz提供资金的Coin Center.由巴里·西尔伯特创建的风投机构数字货币集团已经委任了一些学者和其他的一些非传统的顾问到其董事会,以通过投资和倡导这两个手段来加速一个更完善的金融系统的发展过程。

银行和金融服务业

在金融行业之外,我们还没看到过对一项技术的意见转变得如此快速的情况。长期以来,大多数金融机构将比特币视为赌徒和犯罪分子的投机工具并进行排斥,几乎没有将区块链放到眼中。今天它们都“全身投入”了。在2015年看着能够实时地看到这些事件的发生确实是令人难以置信。在2015年之前,只有很少的主流金融机构表示过参与了在该领域的投资。 今天,澳洲联邦银行、蒙特利尔银行、法国兴业银行、道富银行、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道明银行、三菱UFJ金融集团、纽约梅隆银行、富国银行、瑞穗银行、北欧银行、荷兰商业银行、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德国商业银行、麦格里银行以及其他数十家银行正在对该技术进行投资并参与到领导者的讨论当中。世界上最大的银行中的大部分已经参加了R3联盟,而更多的还参与到了Linux基金会以发起超级账本(Hyperledger)计划。银行应该被包含到领导者的讨论当中,不过其他的利益相关者必需警惕强大的现有机构寻求控制这项技术的可能性,就如他们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也对此进行谨慎处理一样。

开发者

社区中的开发者在基本上的技术问题上产生了分裂,而社区正在表达出一种对协调和领导者的需求。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加文·安德烈森处于区块大小辩论的中心环节,他告诉我们,“我更倾向于待在发动机室里面,保持着比特币的发动机继续运行” 而不是花费大量的时间传播他的观点。不过,鉴于社区里缺乏明晰的领导者的现状,加文·安德烈森无心地走进了公众关注的焦点位置上。在2015年的夏天,他告诉我们,“我接下来6个月的工作是要专注于比特币的技术生命,确保比特币在未来的2~3年能够继续为下面这些业务服务:微支付、股票交易或产权转让以及所有的其他东西。”这涉及了很多的倡导和游说工作。对他而言,互联网的治理网络是一个很好的起点。“我总是在寻找榜样,而最典型的榜样莫过于互联网工程任务组。” 他认为互联网治理模式“有点无秩序和混乱”,不过它确实有效,而且也是可靠的。

学术界

学术机构正在资助实验室和各个中心以对这个项目展开研究并与它们机构外的其他同行进行合作。布赖恩·福德告诉我们,“我们发起了数字货币计划,以促使我们在MIT的一些优质的资源去关注这项技术,因为我们认为这在接下来的10年间是最重要的技术变革之一”。MIT媒体实验室的主管伊藤穰一看到了这项技术对学术界的机会并站出来了:“MIT和学术界可以作为一个评估、研究及讨论可扩展性这类问题的场所,而无须基于任何偏见或特殊的利益”。这个领域中最重要的一个法律界知名人士杰里·布里托以前在乔治梅森大学工作过,现在是一个非营利性的倡议组织Coin Center的董事长,他说道,“治理模式会在需要就重要问题做出决定时发挥作用,而你需要有一个流程才能让实现这点”。 他推荐从希波克拉布底氏誓言(hippocratic oath)开始:首先,不能做出任何伤害。当前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所采用的自下而上的方法“在区块大小的争议中展示出其不完善之处。 这样将会很难获得任何共识”,杰里·布里托说道。“我们想帮助发展一个对话的场所,并在有需要的时候培养一个自我监管的组织。” 一些知名的大学,如斯坦福、普林斯顿、纽约大可和杜克大学也开展了针对区块链、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的课程。

政府、监管者和执法机构

全世界的政府在他们的行动上都是缺乏协调的,一些政府倾向于不干涉政策,另一些政府推行新的规则和监管规则,就像是纽约的BitLicense(数字货币牌照)。一些政府的态度显然是很敌意的,不过逐渐地这样的反应也是被边缘化了。同样地,根据对新规则的支持程度,产业也在分裂成各种派系。那些对来自政府的干预有所抵触的声音也承认政府参与到治理问题的辩论当中是有其积极意义的。产业内硕果丰富的风投家亚当·德雷珀不情愿地承认,“政府的支持带来了机构的支持,这是有价值的。” 全球范围内的央行正采取不同的步骤试图了解这项技术。曾任纽约州金融服务局主任的本杰明·罗斯基称强而有力的监管是通往产业成长的第一步。

非政府组织

2015年被证明是对逐渐增加的、专注于这项技术的非政府组织和社会团体机构来说具有变革性意义的一年。虽然布赖恩·福德的数字货币计划是在MIT里面的,但我们也将它放这里了。其他类似的组织包括了杰里·布里托的Coin Center以及佩里安·博林的数字贸易商会。这些组织在社区中的影响力正不断壮大。

用户

用户是指你和我这类角色——那些关心身份、安全性、隐私及其他权利、长期可行性、公平裁决的人,还有关心纠正错误及与使用这项技术侵害我们利益的罪犯做做斗争的人所组成的对话渠道。每个人似乎都在基本的分类问题上有不同的意见:区块链是指比特币区块链还是指区块链这个普遍的技术?区块链的英文名称应该是Blockchain(大写字母开头的)还是blockchain(小写字母开头的)?它是一个货币、商品还是技术?它到底属于以上所有的类别中,还是根本不属于上述的范围?

区块链里的女性领导者

就如我们所观察到的那样,区块链运动中大部分人参与者都是男性。在技术和工程领域,男性参与者的数量还是显著地超出女性。不过,那些知名度高的女性开始在这个领域参与公司的创建与管理:数字资产控股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思·马斯特斯、Xapo主席辛迪·麦克亚当、Case Wallet的首席执行官梅拉妮·夏皮罗、恒星币发展基金会执行董事乔伊丝·金、BitPesa的首席执行官及创始人伊丽莎白·罗谢洛以及Third Key Solution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帕梅拉·摩根。她们中的很多人都表示这个产业对所有的参与者都非常欢迎,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区块链领域的风投机构也开始以多样性的形式逐渐增加。前BitGo商业发展部门主管阿里安娜·辛普森现在是这个产业内的一个投资者。亚拉克·乔班普特拉是一个风投基金的投资者,它的基金现在专注于去中心化技术上。

在与这项全球资源的治理和管理有关的问题上,女性已经开始了主导作用。

普里马韦里·德菲利皮是哈佛大学Berkman中心的教职工及位于巴黎的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终生学者,她是一位孜孜不倦的区块链技术的倡导者,她的观点被认为是学术界在治理问题上最清晰、最有说服力的观点之一。她是一个在生态系统内相关对话的组织者、倡导者及推广者。康斯坦丝·蔡是产业内的另一位颇有名望的女性,她是从律师转型为企业家的,普里马韦里·德菲利皮与她一起在哈佛大学、MIT、斯坦福大学、伦敦、香港、悉尼等地引导出一批区块链工作坊。他们将产业内外不同的利益相关者集中起来以就重要的问题展开辩论。在这里,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讨论的,而这些活动通常有很多具有不同背景、信念和信仰的人参与。 伊丽莎白·斯塔克是另一位在治理问题上的新星。这位耶鲁法学院的教授正扮演着产业内的最高召集人的角色。就如一位名望的女性——麦克阿瑟研究会会员、伯克利大学

计算机科

学教授以及网络安全专家唐·桑一样,伊丽莎白·斯塔克有着一个截然不同的学术背景,但她有其他的志向。她组织了比特币扩容(Scaling Bitcoin)活动,在蒙特利尔将开发者、产业参与者、意见领袖、政府官员和其他利益相关者集中起来。这就像是产业内的一个“立宪时刻”,人们认为这个活动打破了区块大小辩论的僵局。今天,她也以企业家的身份发挥着主导的角色,在比特币闪电网络(Bitcoin LightningNetwork)的开发中进行协调,以解决区块链可扩展性问题。

佩里安·博林之前是一位新闻工作者及电视台记者,现在是数字贸易商会的创始人,这是一个位于华盛顿特区的贸易协会。在一年时间内,这个组织吸引了一个知名度极高的委员会,如布莱思·马斯特斯、詹姆斯·纽瑟姆和乔治·吉尔德。她说,“这场运动需要有人在华盛顿与政府展开对话”。得益于她的新闻学方面的背景,佩里安·博林专注于传播、定位和优化相关的信息。她的组织“对每一个致力于社区成长的人都是开放的。”现在,她已经成了在迅速发展的区块链治理生态系统里的政策、主张和知识的领导者。 不断加入的领导者们纷纷就治理问题进行游说,是可以预见的,也是迫在眉睫的。当我们在讨论区块链技术的治理问题时,我们并不是单独地讨论监管的问题。其中一个原因是,使用监管的手段去管理这样的一项重要的全球资源有着其严重的局限性。就如伊藤穰一所言,“你可以对网络进行监管,你可以对运作项目进行监管,但你不能监管一个软件”。 因此,监管将会是几个重要的元素之一。区块链与互联网有着不同之处,因为金钱与信息差异很大。布莱思·马斯特斯演绎着华尔街玩家到区块链先锋的极致历程,表达出其担忧: “新进来的参与者可以简单地做那些受监管的机构无法做的事情,不过在将顾客暴露到缺乏监管的金融活动并得出‘这是对顾客有利的’结论之前,人们必需仔细地思考一下,这些监管措施之所以存在的原因及其意义”。 最终,这场辩论并不是关于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的问题,而是关于领导者管理这个重要的全球资源的机会。

1 回复
回到顶部